极点小说网 玄幻魔法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 第230章 提拔 法空

第230章 提拔 法空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麻二娘的锦绣田园| 作者:| 类别:玄幻魔法

    <a href=" target="_blank">

    京城之事算是告一段落了,麻敏儿和夏臻准备回西草沟了,又到麻宅去接麻家人,被麻齐风拒绝了,“我们还是留在京里,一是方便照顾你大哥和三郎,二个你哥哥的婚事也要慢慢备起来,虽说不急,但也不得闲。<a href=" target="_blank">咚咚小说网”

    “我帮你们呀。”

    莫婉怡摇摇头,“你呀……二娘,王爷想儿子想得就差写在脸上,你还是跟王爷过自己的日子,赶紧生孩子要紧。”

    “可我年纪还小呢,不着急。”

    莫婉怡朝麻齐风笑笑,作为后娘,她已经催过了,不好再促,只能让夫君来了。

    “也是,你才十七,不急。”

    果然是亲爹,麻敏儿笑得嘴都咧开了,转头,“悦儿,那你跟我去。”

    麻悦儿摇头,“不了,我在家里帮婉姨,还要带小弟,也不得闲。”

    “嘿,悦儿,可以啊!”

    麻悦儿笑笑:“我们就不影响你跟姐夫了,你要是想我们了,就经常回来看看。”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麻敏儿叹口气。

    麻家人把麻敏儿送到了门口,挥手告别时,她忍了半天的话还是说了,“爹,三伯的事我已经托人,就是这几天的事。”

    “太好了,这样你祖父心情也会好点。”

    麻敏儿点点头,无奈说道:“说真话,爹,想起我们曾经受过的苦,你曾经受过的委屈,其实我是不想帮的。”

    “敏儿……”麻齐风愧疚的看向女儿,是啊,女儿都是为自己着想,可是自己……

    “爹,你也不必自责,帮了他们并不是为他们,而是图个心安。”

    “对对,敏儿你说得没错,爹总觉得自己日子好过,看到亲人不好过,心里不安。”经女儿一说,麻齐风豁然开朗,是啊,他并不是想得瑟、出头表现什么,也不是做圣人以得报怨,就是图个心安。

    麻敏儿笑笑,“要是有什么事,就让二平给我们送信。”

    “我知道!”

    “还有,只要小有进京,我就让他到家里看看。”

    “嗯,爹知道了。”

    麻敏儿:“至于彭掌柜,他要是想家,可以让他回去一趟,顺便把家里的妻儿接过来。”

    “我已经对他说了,大郎要在京里订亲,他肯定要回去一趟跟大平讲一声。”

    “好。”一切安排妥当,麻敏儿才安心的回府。

    ——

    夏臻去了皇宫,虽说去京郊,也要向大魏国最尊的人打声招呼,要不然治你个大不敬也够吃一壶的。

    元泰帝眯着双眼:“你倒是喜欢朝山沟沟里跑。”

    夏臻笑笑,“臣自由散漫惯了,还望圣上体谅。”

    元泰帝扫了眼:“麻通奉最近怎么样?”

    “回圣上,外祖身子骨有些不太爽利!”

    “哦,怪不得总是告假在家。”

    夏臻不知元泰帝为何提起麻承祖,没有接他的话。

    元泰帝似乎在沉思,“淑容有孕三月,朕准备让麻家人进宫见见她。”

    夏臻连忙半跪,“臣替外祖谢过圣恩,谢圣上龙恩浩荡。”

    元泰帝看向谢恩的臣子,眉目微动,根本看不出夏家对容妃怀孕的态度,眼眸紧束。

    “圣上,若无事,臣告退!”

    “嗯,退吧。!”元泰帝挥挥手。

    夏臻出殿时,居然遇到了刘载离,两人远远的点了点头,擦肩而过时,连顿都没有顿一下。

    刘载离快到皇上办事宫殿门口时,停了脚步,转身看向远处的背影,两个曾经为元泰帝一起打过江山的年青人,就如此刻,越走越远。

    进了殿,刘载离刚刚行礼,元泰帝就开口,“遇到夏子安了吗?”

    “回圣上,遇到了。”

    元泰帝抬眼,“除风麻两家议亲,夏臻最近还在干嘛?”

    “回圣上,前几天到花满楼逛了逛。”

    “我记得是萧家的楼子吧。”

    “圣上好记性,确实是萧家的楼子。”

    元泰帝面上微微带笑,“夏子安揭了萧子霖暗藏妻儿一事,他还敢去找他?”

    刘载离道,“夏子安去是请萧子霖帮忙的。”

    “帮忙?”元泰帝倒是没想到,揭了萧霖的老底,还敢请人家帮忙,倒是有意思啊!

    “是,圣上。”

    “何忙?”

    “给麻通奉的儿子谋了个从六品文散官。”

    元泰帝轻笑而道,“那萧子霖帮了吗?”

    “回圣上,帮了。爱好中文网”

    元泰帝摸摸三绺髭须,“朕刚想提拔爱妃娘家人,倒是没想到,让夏子安先行了一步。”

    元泰帝说这话,刘载离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对于皇帝的妃子怀孕有赏给家族,这是常有的事,只是麻家小娘子进宫这么久都没有怀孕,夏子安一来京城就有了,这本身就耐人寻味。

    夏臻带着小媳妇去了西草沟,至于皇上到底让不让麻家人见女儿,什么时候见女儿,他根本不关心,现在不是他想利用宫中的妃子巩固自己的地位、势力,而是元泰帝需要妃子怀孕来平衡他心中尾大不掉的臣子,该担心的是元泰帝,而不是他夏臻。

    在夏臻夫妇去西草沟的第三日,麻三夫人就接到了吏部送来的公文,“你……你刚才说什么?”她不敢置信的看向来送信的吏部信差。

    信差不耐的说道:“礼部缺抄典文吏,经礼部郎中推荐,麻齐蒙被录用了,明日去礼部办录用手续,这是推荐书,带着这个去,自然有人接洽。”

    “多谢,多谢!”麻三夫人差点给一个送信的信差磕头谢恩,接过推荐书,她一路小跑,到了夫君的房间,“齐蒙……老爷……,你有公差了,能进衙门了……”

    麻齐蒙正在廊下,坐在小矮桌边上一边喝老酒,一边逗画眉:“可惜你只是个鸟儿,要是人多好,可以陪陪我……”

    “老爷……老爷……”

    “叫什么叫,叫魂啊……”醉熏熏的麻齐蒙张嘴就骂人。

    麻三夫人也不计较,高兴的把推荐书放到酒桌上,“看,快看看是什么?”

    “什么?”看着妻子一脸喜气,麻齐蒙低头瞧下去,“推荐书,现有举人麻齐蒙,结查练得一手好楷,特荐到礼部为文典,职从六品,禄十贯……”

    麻三夫人正高兴的听他读呢,“你怎么停了?”难道他嫌十贯少?可现他那里资格计较这些,心情瞬间不好了。

    麻齐蒙抬起醒熏熏的眼,“这是谁的推荐书?难道是奕辉的?”

    娘呀,原来不是嫌弃银子少,而是没看明白是谁,“就是你呀,老爷!”麻三夫手指着‘麻齐蒙’三个字,让他看。

    “麻——齐——蒙,麻齐蒙,那岂不是我?”

    “是啊,老爷,你是从六品京官了,你可以上衙门办公务了。”

    麻齐蒙霍一下立起身,“是谁,是谁举荐的?”

    麻夫人听到这话,长长的叹口气,“应当是敏娘。”

    “敏娘?”

    “嗯。”麻三夫人从他手中拿过推荐书,“你赶紧把自己拾掇一番好去衙门报道。”

    麻齐蒙愣站着:“你怎么知道是她,难道她告诉你了?”

    “她没说,可除了她,我想不出是谁。”

    “或许是父亲呢?”

    “那你就拿着推荐书去问他。”麻三夫人说完,又把推荐书塞给了他,转身就走,心里道,就他公公,要是有这心,家里都不至于过成这样。

    “不是我。”麻承祖伸手按过儿子的推荐书,老眼低垂。

    “父亲,那麻二娘为何早不出手帮忙,而是现在……”麻齐蒙不满。

    麻承祖倏的抬起老眼,“那就不要去。”说完就要撕了推荐书,被他儿子一把抢过去,“父亲,你干嘛,我好不容易才有衙门的差事。”

    “你不是不满意嘛,那要他做什么?”

    麻齐蒙抱着推荐书,心虚的缩头:“我……”

    麻承祖冷冷道:“你亲爹都没有帮你找过门路,一个侄女为你找了,你还不满意,还要当何?”

    “我……”麻齐蒙缩头夹颈朝后退。

    麻承祖摇头叹息:“就你这样,你那能干的侄女也只帮这一次,没下次了。”

    “父亲,你……怎么你这次说儿子,儿……儿子那能是这样的人……”

    看到这样的儿子,麻承祖挥挥手,“赶紧走,赶紧走……”他见不得这副一会儿声色内恁,一会儿又怂成包的样子。

    麻家……王家……也许就到这里了……

    ——

    刘载呈听说夏臻夫妇又去西草沟了,急得嘴上生火,面前的管事回话,他都没有心情听,“你先到一边去。”

    “小王爷,小人的事还没有回禀完呢?”管事道。

    “滚到一边去。”

    “小王爷……”

    “叫什么叫,信不信我把你干掉。”

    管事大叫:“小……小王爷请手下留情啊,不是小的非要叫啊,是你对我们这些管事说过,不管你有什么事,心情有多糟糕,你都会耐着性子听我们管事把事情讲完。”

    “你……”自己是说过这话,刘载呈压下臊动的心,“快讲……”

    “是,小王爷!”

    当管事一把事情回禀完,刘载呈就叫随从进来,“赶紧给我备马车,我要去西草沟。”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