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点小说网 玄幻魔法 快穿之女配多娇 第87章晋江仙子多娇25

第87章晋江仙子多娇25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快穿之女配多娇| 作者:啊冰| 类别:玄幻魔法

    “早在千年前, 有一对师出一门同样天资卓越的修士, 他们自幼一起修炼,交情甚笃,可奈何所行的道不同, 师兄留行子继承了师门, 而师弟枭鸠,则成为了魔修。”

    “兮儿……”殷无言僵直了身子,慢慢地转过了头。

    “你说巧不巧?我说的故事的主角竟是与那魔头重名了。”芙兮咯咯地笑了会, 玉足在水里晃荡着,她看着随着那一阵阵的涟漪变得支离破碎的倒影,便止住了笑,低声道

    “听我说完好吗?”

    殷无言盯着她,喉结动了动, 却到底什么也没说出来。

    “可即便如此, 他们俩师兄弟的情感却并未因此产生隔阂,而成为魔修的枭鸠也渐渐赤手空拳建立了属于他自己的势力,与正道修士不同,魔修的修行无太多的约束, 反而更重视云游四海通过实战提高修为,所以枭鸠便在一次游历中遇到了一个与他携手游玩了千年的女子。”

    “后来俩师兄弟都迈入了元婴后期,并卡在了此阶段百年之久,想要迈入化神期不仅仅是靠天赋与努力, 更需要契机, 而上古玄玉, 便是俩人的契机,但最后,得到此物的却是枭鸠。”

    “留行子心里明白,他的岁数本就比枭鸠大,俩人虽是一同筑基,一同结丹,一起迈入元婴,但真正论起天赋,他其实并不如枭鸠,而玄玉可能是他此生破元婴的唯一机会了,于是他联合各大所谓的正派修士,甚至买通了魔修,以铲除修真界祸端的名义,使用了各种阴险的手段对枭鸠进行了围攻,最终枭鸠不敌,肉身陨落,他的元婴便携上古玄玉脱壳逃离。”

    殷无言看着她,目光却早已没了以往的清澈高远,迷茫甚至是不安的情绪充斥着他的瞳孔,他的双手紧紧握拳,却不知该如何阻止她再说下去。

    “此后便是长达百年的躲藏生涯,长期远离肉身,枭鸠的元婴也渐渐虚弱起来,终于在一日被留行子重击,拼着元婴溃散的危险强行脱逃之后,残缺不全的元婴侥幸入了一具频临死亡的男孩体内。”

    芙兮的声音很平淡很平淡,就像是叙述着一件年代久远的老事一般。

    “元婴长久沐浴在阴暗处的逃逸生涯,让本就练就魔功的枭鸠衍生出了第二神识而不知晓,第二神识嗜血阴暗而强大,在挡住留行子的一击之后便虚弱不堪,导致他一进去身体内便宿进了丹田陷入的沉睡,而他残缺不全的主神识则通过灵力与男孩的意识融合在了一起,他拥有了男孩的记忆与感情,并且自认为自己就是那个男孩。”

    “追踪元婴骤然失去踪迹的留行子自然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于是调查到枭鸠元婴逃跑的轨迹,顺便查出了当地仅有的二户修真世家,为了避免枭鸠会在任何一个青年修士上进行夺舍,重新修行找他复仇。留行子便干脆安排手下联系了一些小的修真家族,以仇杀的名义灭了那俩家,虽然知晓有俩名孩子逃脱,但他却未曾放在眼里,毕竟以他师弟元婴期的神识,结丹期的成年男子身躯都不一定能受得住,稍有差池便是脑浆迸裂,何况那俩小孩呢?但他却忽视了枭鸠早已身负重伤的元婴以及残缺不全的神识,而侥幸逃脱的俩孩子,便就此走向了寻找仇家的复仇之路。”

    说完这段话,芙兮便低声一笑。

    只是笑着笑着,她的泪水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哽咽着,用沙哑的声音反问道

    “若说是报仇,那么这一切的祸端是因为什么?”

    殷无言的脸色苍白一片,他有些艰难地说道

    “是我。”

    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回答一般,芙兮依旧喃喃自语

    “那日,如果不是我执意要拉着言哥哥去湖边玩耍,言哥哥便不会因为救我而死去,也就不会被你所夺舍!”

    所以她才会从骨子里畏惧水,畏惧着那一日殷无言越来越惨白的脸色,她哭得撕心裂肺。

    而就在她的哭声中,殷无言重新睁开了眼睛,他的笑容格外地温柔,轻声说道

    “小兮儿,我没事。”

    只是从那一刻开始,陪伴她的,便是枭鸠了。

    殷无言松了松拳头,他的掌心已经被自己掐出了鲜血,那些血液与汗水混合在了一起,滑腻腻的,甚至连拳头都不能握得太紧。

    “那……兮儿要怎样处置我这个祸端呢?”

    说到这里,他倏然倾身搂住了她,她的足尖离开了水面带起一串串的水珠,飞溅到了他的衣袍之上,但他却紧紧地抱着她,将她整个人放在怀中,她冰冷的小脚也裹进了他温暖的大掌里。

    起初他还以为她放开了心结,不再畏惧水,直到察觉到她的颤抖与僵硬,明明怕水怕到发抖,却还这样折磨着自己。

    他垂眸,一缕墨发乖巧地淌在了芙兮的胸前,他用粗粝的指腹擦去她脸上的泪珠,低声说道

    “嗯?兮儿你要如何处置我?”

    “第二神识起了反叛之心,想吞噬主神识,自然不会告知我便是枭鸠,我也是在化神之际才明白了一切,兮儿,我不敢与你说这些,我怕你恼了我,当真再也不要我了。”

    他声音干涩,言辞间已是浓浓的悔意

    “现如今,我已是不知如何弥补,若不是我的存在,姬、殷两家也不会灭门,我……”

    好一会,他轻轻说道

    “这一切的祸端都因我而起,兮儿你要我怎样偿还你才能原谅我?”

    芙兮没有回答。

    过了不知多久,芙兮才张了张口,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