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重生之如锦| 作者:紫小乐| 类别:历史军事

    节名:大结局

    “宸…宸儿…”纳兰静一手紧紧捂着伤口,一手缓缓抬起,朝着夙亦宸唤着。爱睍莼璩

    “母妃,孩儿在…孩儿在…”夙亦宸急急应着,握住了纳兰静的手,没有了往日的淡漠冷静,凤眸中尽是急色。

    “锦儿…锦儿…”纳兰静又朝如锦唤着。

    “母妃…锦儿在这…母妃…”如锦也急急应道,一手与夙亦宸一同握住了纳兰静的手,美眸中已有了一丝红红的湿润。

    纳兰静吃力的望着两人,眼眸中却是满满的慈爱,扯起一抹苍白的笑意,缓缓道:“宸儿…锦儿…记住母妃的话…好…好好活下去…记…记住…一生…一世一…一双人…”

    “母妃,孩儿记得!”

    “宸儿,原谅…原谅母妃…母妃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母妃对不起你…母妃…”纳兰静说着激动了起来,引起一阵咳嗽,脸色愈发苍白了。

    “母妃…母妃…你别说话了…孩儿为你瞧瞧…没事的…没事的…”夙亦宸急忙将手搭上纳兰静的脉搏。

    另一边,呼赫已为纳兰静把完了脉,神色却是变得苍白无力,眼光似乎有些空洞,静静的瞧着纳兰静。

    “宸儿…母妃…母妃不行了…母妃要走了…母妃这辈…这辈子唯一…唯一的遗憾是…是没…没有瞧着你长大…母妃对不起你…”

    “不…母妃,你没有对不起孩儿…母妃没有…”

    纳兰静听着夙亦宸的话,嘴角又扯起一抹无力的笑意,趁着仅存的力量,又道:“锦…锦儿…宸…宸…儿便…便交给…给你…了…”

    “母妃…你放心…母妃你会没事的…”如锦的眼眶已是通红,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而下,哽咽着。

    纳兰静似乎放心的笑了,将头转向一天空,嘴角轻轻扯动着,声音很轻很轻,很缓很缓……“母妃这一辈子爱了一个男人,嫁了一个男人,跟了一个男人…已经无颜再活下去了…能在死前见到宸儿和锦儿已是满足了……”眼眸似乎顿了顿,朝着蔚蓝的天空,雪白的云朵,轻轻呢喃:“爹爹,娘亲…静儿好想见见你们…”

    ……纳兰静的眼眸缓缓闭上,双手亦无力的下垂了,再也没有丝毫气息。

    “静儿…静儿…”呼赫仰天大喊,声音中充满了悲戚,也许这样的结局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过!

    “母妃…母妃…母妃…”夙亦宸与如锦痛哭失声,喊着,原本的放松喜悦,瞬间被浓浓的哀伤所代替。

    边上洛天,洛雪,青碧等人都是静哀着,默默低着头,与主子一同悲伤着。

    绿瑶带着宫医急急赶来,却瞧见了眼前的情景,缓缓停住了脚步,低下了头。

    被洛雪制住的阿浅睁大了双眸,愣愣的瞧着安然逝去的纳兰静,缓缓的…缓缓的…嘴角扯起了一抹笑意…忽而哈哈大笑起来…似发了疯般…

    洛宫门口顿时被浓浓的悲哀包围了起来,守宫的侍兵们瞧着,顿时无声了。

    纳兰静逝世了,呼合族长主动下命,让宫侍们将凤兰轩挂满了素白的锦条,以哀纳兰静的逝世。

    回盛京的日子定在纳兰静逝世后的第三日。

    纳兰静的尸身装在透明的棺材内,天冷,且棺材内放着呼延的一样宝物,可保棺材内的身体三个月不腐烂。

    起程回盛京时,多了一排吹丧号的侍兵,都是呼赫的亲信。

    夙亦宸,如锦,洛天等人都是满着素白的孝服,棺材边还跟着呼赫,如往日在凤兰轩里一般,是一身素白的衣物。

    落宫门口,阿雅和阿琰静静的等着,亦穿了白色的衣物,以示对死者的尊重。

    “阿锦,阿宸,往后若是有空,便来呼延来住些日子,阿雅会想你们的。”阿雅握着如锦的手,不舍的道。

    如锦点点头,接过绿瑶替来的一对红玉手镯,交至阿雅手上,道:“这是阿雅与阿琰的大婚贺礼,希望阿雅与阿琰能永远幸福,白头揩老!”

    阿雅并没有拒绝,大方的接过了手镯,点点头:“阿锦放心,阿雅和阿琰会与阿锦和阿宸一般,相互信任,恩恩爱爱!”说罢亦从身边的婢女手中

    拿过一块晶莹的玉佩递给如锦:“这是阿雅送给干儿子或是干女儿的,待孩子出世了,阿锦定要告诉他(她),在呼延他(她)还有一个干娘在。”

    如锦接过玉佩点头:“是,阿雅放心!”顿了顿,似乎犹豫了片刻,又开口:“不知……”

    如锦还未问出口,阿雅便微微一笑道:“阿锦放心,有阿雅陪着,阿娘的心中已无怨恨,我们会住在原先的将军府,还有阿姐…阿雅也会好好照顾她的。”

    提及阿浅,在此一说,那日纳兰静去世后,阿浅便疯了,谁也不识得了,只记得她是高高在上的凤女,阿雅求了情,呼合族长饶了阿浅一命,并将她交由阿雅照顾。

    如锦安心的点了点头:“那便好…阿雅也要好好保重…”

    “是,阿锦也是…”

    相识并不久,却似相交许久的两个女子,依依惜别,盛京与呼延相隔甚远,不知何年何月方能再见,彼此的心中却始终牢牢记挂着这份姐妹的情谊。

    阿雅追着马车相送了很远很远,却终究还是要停住脚步,望着马车缓缓驶远,直至消失在眼前,满是不舍之情,紧紧的靠在阿琰身上,阳光下,两人相拥着转身往回走去,一步一步…拉下长长的身影…

    一路回盛京,速度不缓不急,计算在三个月内赶到盛京城内。

    出了呼延,如锦等人便早便前来查探九大部落之事的萧康,便一同回盛京了。另外一提,九大部落动乱之事不过是呼赫为了纳兰静而制造出来的动静,如今已是风平浪静了。

    还有,来到边关半月,萧康的身边跟了一位异族姑娘,大大的瞳眸,无忧的笑容,一日到晚跟着萧康转,且是时时嚷嚷着喜欢萧康,要萧康娶她为妻,弄得萧康即恼却无奈。

    如锦很喜欢这位异族姑娘,真心希望她的表哥能与这位异族姑娘在一起。萧康几番欲与她解释,她只是淡淡的听着,相信只要这位异族姑娘不放弃,表哥终会瞧见她的好,成就良缘!

    一路上因为异族姑娘的到来,倒是少了许多沉闷的气氛,多了几分愉悦。

    夙亦宸也有如锦的悉心陪伴,对于母妃的印象依旧是幼时那袭素白的衣裙,那慈爱无尽的笑意,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幼时母妃被大火活活烧死的阴影,他知道,母妃死得很安祥,他知道,母妃是与外祖父母相聚了…

    盛京城里的人早便收到了夙亦宸与如锦回京的消息,在一行人到达盛京城外千米之远时便已在城外相迎了。

    纳兰逍,老太师,尹墨宣,夙静双,老相爷,老太君,沐老爷…还有大王爷等一行人皆在盛京城外等候着。

    待夙亦宸与如锦一行人到时,众人纷纷大惊,一阵着急,只因一行人都穿着素白的孝服,见坐在马上的夙亦宸与如锦皆都平安无虞,纷纷大松了一口气。

    纳兰逍与大王爷一眼便注意到了棺材边的呼赫,且认出了他,许是男人同有的直觉,两人齐齐往呼赫边上的棺材瞧去。

    呼赫亦瞧见了纳兰逍与大王爷,纳兰逍与他原本是好友,因为纳兰静的原故,呼赫接近纳兰逍,纳兰逍原本也以为他的妹妹与呼赫在一起才会幸福,只是妹妹喜欢上了夙天啸,却又嫁给了夙天渊,那过后,呼赫与纳兰逍大吵一架,断了兄弟情谊。

    而对大王爷夙天渊,呼赫更是化成灰也识得,在呼赫的心中,是夙天渊逼得纳兰静不幸福,当初夙天渊逼娶纳兰静时,他恨不得杀了夙天渊,只是无处下手罢了!

    夙亦宸与如锦下了马车,缓缓走向盛京城门口,随后走至一边,齐齐跪下身子。抬着棺材的侍兵们稳稳的抬着棺材往两人面前经过,往盛京城内走去。

    “恭迎母妃回京!”

    此时,纳兰逍与夙天渊赫然瞧见了棺材中躺着的人,正是已逝十余年的纳兰静,心爱的妹妹,与即爱又恨的妻子…

    其余的人也都愣了,老太师,老相爷和老太君亦还记得纳兰静的模样,没有多少变化,那样的美人,任谁都会铭记于心的。

    纳兰逍握紧了拳手,不敢相信他的妹妹当真还活在世上,更不敢相信,他的妹妹此刻又躺在了冰冷的棺材中!

    夙天渊则是愣愣的站着,失了神,眼眸没了焦距。

    所有人都静默起来,没有说话,夙亦宸与如锦一同

    送着棺材中的纳兰静进了盛京城,并没有往大王爷府而去,而是往逍遥王府,亦是纳兰府去了。

    消息很快传进了宫,惊动了夙天啸,夙天啸很快赶到了纳兰府。

    绿瑶代为讲述了一路去往呼延的经历,只是隐瞒了些许,只道九大部落之事已解决。

    纳兰府很快布置成满目的素白,纳兰静风光大葬。

    昔日围绕着纳兰静的四个男人站在正厅内,气氛说不出的压抑。

    从纳兰静逝世那一刻起,呼赫便没有再说过一句话,静静的为纳兰静烧着冥纸,他明白,纳兰静的心中是恨他的,虽然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太过爱她,却还是伤害了她,违背了她自己的意愿,这十二年,她过得一点都不快乐,有的只是空虚寂寥…

    夙天渊已然知晓了当年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戏,心中被满满的愧歉压满了,若是当初他能多相信一分她,她便不会在呼延空虚的生活了十二年,她便不会与宸儿分离十二年,而他也不必饱受折磨十二年…若是当年他没有使尽手段去夺得她,那她的一生便不会如此曲折,她应该会很快乐幸福…一念之差,却改变了太多太多…

    夙天啸似乎愈来愈老了,发间的鬓髻竟有了白茫茫的痕迹,自从纳兰静被迫嫁给夙天渊后,他的心中便是愧疚的,若非是他当初不够坚定,放弃了她,她又怎会饱受后来的磨难?他不配得到她的爱,他想,之后的她应该是恨他的,是应该恨他的…

    想来却是可悲可叹,饶是纳兰静再为风华绝代,得到了世上如此俊逸优秀的三个男人的爱意,这却成了她痛苦的源头,她的后半生都是在这三个男人中挣扎徘徊。三个男人,爱她,却不懂她,更没有真正的去怜她惜她,最终一再将她逼上绝路…情字伤人,可情字更为无奈…

    如今渐显苍老的三个男人再如何悔,再如何愧疚,却怎么也换不来当初绝代佳人那样嫣然的笑容…

    纳兰逍满是沉默,从洛雪那已知晓纳兰一族的诅咒破除了,亦知晓了纳兰静这十二年的生活是怎样的,他是亏欠妹妹的,当年是他没有好好关心静儿,若是他好好关注静儿,静儿也不会……深深的叹了口气,满是追悔疼惜,却无可奈何,幸好…妹妹去世时是安祥的…妹妹是去见她从未见过面的爹爹娘亲了…

    纳兰静入葬后第二日,呼赫自尽死在了纳兰静的坟墓边。要说三个男人中谁是最爱纳兰静的,定是呼赫,若是当初纳兰静喜欢上的是呼赫,那她定会幸福美满,可惜,情字不由人!

    夙天啸做了太上皇,将皇位传给了二皇子,并且遣散了所有后宫嫔妃,二皇子登基大典之后便在皇宫中建了祠堂,日日在祠堂中,是在忏悔,让那颗满是愧疚的心得以好过些。

    夙天渊在纳兰静的坟墓边搭建了几间木屋,他记得,静儿在世时,还未嫁与他之前说过,她喜欢清静的生活,希望能与以前的夫君住在几间清简的木屋中,男耕女织,养一双可爱的儿女,看尽日出日落,平淡却幸福的到老。虽然他明白,如今再做这一切没有半分意义,可是却忍不住还是做了。并且不顾他人劝阻,一个人住在了木屋内,似乎只有这般,他的内心才会好过些。

    关于大王爷的世袭之位,便要提及继王妃,还有她的儿子夙亦君,还有那名唤为白素的女子。

    数月前,继王妃将白素安排到了盛京外的别苑,原本是想要她的儿子借夙亦宸还未回盛京时好好讨好大王爷,加之她吹风,好让大王爷将王位传给夙亦君,待夙亦君做上王爷之后,她便等夙亦宸回盛京,再杀了白素,将杀死白素的罪名嫁祸于夙亦宸与如锦的身上,好让夙亦君对夙亦宸与如锦赶尽杀绝,以除心头之患。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