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中国通史| 作者:3Z中文网| 类别:耽美同人

    遵顼的侵金政策,给西夏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国经兵燹,民不聊生,耕织无时,财用并乏”。到处是“败卒旁流,饥民四散”2。由于战争,金关闭了向西夏开放的榷场,中断了双方贸易,使西夏在经济上遭受重大损失。对金战争,也激化了西夏统治集团内部的矛盾。在皇室中以太子德任和大臣梁德懿为的联金抗蒙古派,反对遵顼的侵金政策。光定十三年,德任即因拒不领兵侵金而被废囚禁于灵州,御史中丞梁德懿上疏谏阻,也被罢官。这一年,蒙古军大举攻夏,遵顼在附蒙古侵金政策彻底失败后退位。次子德旺继位后实行联金抗蒙古以挽救危机,采纳右丞相高良惠的建议,于乾定二年十月,遣使同金朝议和。次年,金、夏又成为“兄弟之国”1,但此时金也已处于灭亡前夕,兵虚财尽,自顾犹不及,更无力量去援西夏抗蒙古了。

    宋史》卷486《夏国传》下。

    西夏书事》卷42。

    第五节西夏的灭亡西夏政权仁宗后期,外戚任得敬分裂西夏,后依靠金朝而得以平定,但此后统治集团腐朽没落,内乱不断,日渐衰亡。此时蒙古最强盛的克烈部落也因其内部矛盾,一部落长亦剌合桑昆逃入西夏境内避难,引起蒙古与西夏的矛盾。

    西夏北境与漠北蒙古高原上的克烈部与乃蛮部接界,并早有交往。在漠北各部的相互争战中,克烈部领汪罕联合蒙古部成吉思汗的父亲也该打败其叔古儿罕,古儿罕曾逃入西夏避难。夏乾祐四年成吉思汗灭克烈部,汪罕之子亦剌合桑昆逃往西夏,后被逐出。西夏一贯支持蒙古部成吉思汗的敌人,成为蒙古决心灭夏的原因之一。后来成吉思汗即以西夏曾经纳其仇人亦剌合桑昆为借口,先动了对西夏的进攻1。

    成吉思汗统一漠北诸部后,把进行掠夺战争的目标对准了金与西夏。西夏在金之西,蒙古之南,成吉思汗想先进攻金,但顾虑金与西夏联合,所以决定攻金之前先攻西夏,解除侧面威胁,采取扫除外围的战略。从天庆十二年的23年中,成吉思汗对西夏动了六次大规模的进攻2。

    蒙古军破力吉里、取斡罗孩、围中兴府西夏天庆十二年,以示西夏中兴。

    西夏应天二年1,四出攻掠,夏帝安全召集右厢诸路兵准备抵抗。成吉思汗见西夏兵势尚盛,未敢再进。逾五月,以粮尽自动退兵。

    金史》卷134《西夏传》、卷62《交聘表》下;《西夏书事》卷41。1《元史》卷1《太祖纪》;《西夏书事》卷38。

    元史》卷1《太祖纪》;《西夏书事》卷39。

    元史》卷1《太祖纪》;《西夏书事》卷41、卷42;韩儒林主编:《元朝史》,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

    元史》卷15o《耶律阿海传》载,成吉思汗次攻西夏在癸未年,克夷门两山对峙,中通一径,极为险要。夏帝遣嵬名令公再率兵5万抵御,相持两月,蒙军设伏以游兵诱嵬名令公,伏将其擒获,遂破克夷门,进围中兴府。九月,蒙军引黄河水灌城,夏帝安全亲督将士登城守御。会大雨,河水暴涨,成吉思汗遣将筑防,遏水灌城,居民死者无数。十二月,堤决,河水久灌,城将圮,而水势四溃,蒙古军也不能支,将解围退,乃遣原西夏太傅讹答入城谕降。

    夏帝安全登城,隔水与成吉思汗相见,面约和好,且请纳女、称臣④。蒙古军始退,西夏从此一蹶不振。

    西夏的灭亡西夏光定七年1。旋即遣使请降,蒙古兵退。

    西夏乾定元年。守城主将塔海出战,兵败被俘,死伤数万,被掳掠牲口牛羊数十万,损失惨重。

    西夏宝义元年,逼近都中兴府,新即位的西夏末帝李■遣大将嵬2《西夏书事》卷4o。《圣武亲征录》及新旧《元史·太祖纪》的年代及地名同。《元朝秘史》作兀剌孩,拉施特《史集》作额里哈,《多桑蒙古史》作委剌哈。有的学者将斡罗孩城与兀剌海城释作一地,本文释作两地。

    此据《元史》卷1《太祖纪》;《新元史》卷3《太祖纪》下则作太祖五年,遂将本国驼只科敛,直至赶逐不动,送将来了。”名令公领兵1o万赴援2,蒙古军渡河邀击,西夏军英勇抵抗,领军佐里等战死,灵州失守,蒙古军遂围中兴府。

    次年初,成吉思汗仅留一部分兵力攻西夏,自率大军南下攻金。六月,中兴府被围已半年,西夏末帝力屈投降,末帝举族入蒙古军中,旋即被杀,西夏亡。

    蒙古于1227年灭西夏后,又于1234年灭金,于1276年灭南宋。在继续清除了南宋的残余势力后,建成了统一的元皇朝。

    附表:西夏世系表

    元史》卷1《太祖纪》:“十三年正月,“陕西行省获归国人言,大元兵围夏王城,李遵顼命其子居守而出走西凉。”夏与金相去辽远,而金人于是年正月已传闻知之,则必是前年事,《元纪》误。

    第十四章周边的民族及其政权第一节奚族奚族源起奚族,属阿尔泰语系原始蒙古语族,隋朝以前称库莫奚,《魏书》立其传。

    早在东汉时,部分南匈奴人迁到以紫蒙川为中心的广大地区的部分奚人,获杂畜1o余万头。这两次牲畜数字表明,奚人的剩余产品是相当可观的。登国三年战争后,奚人进入相对稳定时期,人口随之增长,明确记载为五个部:辱纥主、莫贺弗、契个、木昆和室得,每部领称俟斤。为调节内部纠纷、组织战争和抵御灾害等,形成以阿会氏为的部落联盟,无疑这是原始社会末期的象征。

    唐代前期,除畜牧业外,奚人还掌握了种植、加工和储藏粮食及其所属各州机构,实际上也是阶级压迫的工具。辽代,奚族社会展深受辽朝影响,为朝廷控制的奚人部曲、俘虏,与奴隶相同。奚王府所辖奚人,辽前期仍维持奴隶制度。是时,奚族经济有很大的展,农业、手工业比重逐渐上升。汉人、渤海人相继迁入奚人地区,奚贵族将大量土地租佃给汉族农民。那些输租于地主,又纳课于官的奚人“二税户”,慢慢成为国家编民,于是封建因素逐渐增加,并占有重要地位,但奴隶制度并没有全部退出奚族社会舞台。金代,随着奚族的分散和汉化加深,封建制便更加巩固。

    奚族历史始终与中原皇朝的历史紧紧联系在一起。北魏“开辽海、置戍和龙作5o万人,《新元史》卷3《太祖纪》下作5o营。

    附。二十二年的营州都督府,系代表朝廷直接管辖饶乐等地区的最高权力机构。

    武则天时,两蕃西市。饶乐地区经济的展,也带来了政治稳定,这种局面一直保持到都督李鲁苏任内。

    天宝元年等三大节镇的重权。然后又利用民族矛盾,将数万奚人丁壮编入军中,并成为其主力。安史之乱不仅荼毒北部中国,而且奚人也遭到了巨大伤亡,此后奚族即一蹶不振。

    安史之乱后,奚族成为回鹘汗国的属部,但与唐朝仍保持附属关系。唐以范阳节度使为“押契丹、奚两蕃使”。奚王及其各级酋长不断接受唐朝的封官、赐爵、赐姓和赏赉。鉴于奚使往来频仍,于元和十一年,回鹘汗国灭亡,奚族从中解脱出来。

    辽时的奚族唐光启年间,契丹终于征服奚族,奚族五部先后纳入契丹统治。

    阿保机建国前后,战火连年不熄,相当一部分奚人丁壮编入辽军,从事征战和守边,所以伤亡很大。如辽天显三至四年节度使刘守光父子,6续来到这里的有数千帐,史称他们为西部奚,去诸为西部奚王。这支奚人处于契丹与后唐间,并与后唐关系日益密切,不断朝贡往来,后唐庄宗赐第二任西部奚王扫剌国姓李氏,名绍威。但严重影响契丹与奚关系的还是“逐不鲁事件”。逐不鲁系契丹舍利,绍威以其姐为妻。逐不鲁得罪契丹帝,亡奔奚,绍威纳庇。契丹以此为借口,对西部奚动战争,双方终至决裂。同时西部奚进一步向1《魏书》卷1oo《库莫奚传》。

    新唐书》卷13o《宋庆礼传》。

    后唐靠拢,成为其臣属。后唐清泰三年16州。西部奚民最终还是归属辽朝,并被强迫迁回本土。

    契丹与奚,习俗语言相同,地区毗邻,友好关系源远流长。因此阿保机早就选定奚族作为自己最好的联盟者。为建立并巩固这种联盟,辽将奚族分成两大部分,采取不同的统治形式。

    一、辽朝直接控制的七部奚族。

    唐天复三年,辽太祖阿保机又将另一部分所俘奚族编成乙室奥隗部和楮特奥隗部。这三个部均列入太祖二十部之中。撒里葛、窈爪和耨盌爪,原为奚族三个营,系著帐子弟,籍于宫分。圣宗将他们各置为部,又置讹仆括部,这四个部都列入圣宗三十四个部之中。上述七个部皆隶南府,直属辽朝廷。因其摆脱了奴隶地位,故与辽朝的对立情绪也就越来越少。他们接受契丹影响较多,各有不同程度的契丹化。

    二、奚王府管辖的各部。

    辽太祖阿保机毅然保留奚族最高的军政领导机构奚王府。该府除奚王外,至太宗时还加设二宰相、二常衮。二宰相匡辅奚王;诰命大常衮,在奚王左右;副常衮,总知五房族事。奚王均由奚人担任。奚王府管辖遥里、伯德、奥里、楚里和梅只,圣宗对奚六部进行大规模调整,将梅只、堕瑰二部合并到奥里部之中。分奚王府二剋为南剋部和北剋部,从而削减该府常备军。奚王府所属六部军队,由契丹贵族任监军。奚六部秃里太尉,系巡回地方、监理词讼的官员,铁剌之后也一直由契丹人担任。这些措施削弱了奚王府的力量,使其地位和权力不能出固有的限度。

    辽对奚族的基本政策即契丹与奚族结成的政治联盟,从不同的角度挥作用,既保证奚贵族的特殊地位,使奚变成第二等级的统治民族;又使得奚族能够就范,更好地为契丹所用。不仅化干戈为玉帛,而且在辽朝的创业、1《旧唐书》卷199下《奚传》。

    金史》卷67《奚王回离保传》。

    守成和拓疆等过程中,奚族都充当了忠实可靠的助手,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契丹族许多先天性的不足。

    金时的奚族辽金嬗递之际,奚王回离保率部分奚众以迁州,建立奚族历史上第一个较为完整的政权,即大奚国,回离保被拥戴为皇帝,建元天复。在错综复杂的形势中,他们举起“抗金”的旗帜。同年五月中、下旬间,回离保为部下所杀,政权瓦解,余党金臣阿古者坚持抗金,后也战败被俘,奚人先后归附金朝。

    金朝对奚族采取笼络上层、分散诸部的政策,具有代表性的奚族上层人物纷纷进入金朝统治集团。如伯德特离补,天德间,还有一部分南下中原。留在原地的奚人不多,也就不可能形成统一的抗金力量。奚人被编置在猛安、谋克中,担负着沉重的兵役。12世纪6o年代初,奚人参加了契丹耶律窝斡等人领导的反金大起义。被拆散的奚人,逐渐地与当地民族融合。元代,随着民族融合的迅展,也就很难辨认谁是纯粹的奚人。大部分奚人被融合在汉、契丹人之中,女真和蒙古人中也有奚人血统。被契丹、女真人融合的奚人,后来也多半融合在汉人之中。

    奚族虽然消失,但是其后人仍以其他民族的身份生活在祖国大家庭里,这个民族的历史作用应当肯定。由于自然条件等因素,在较长的时间里,奚族保持着畜牧业、农业、狩猎业和手工业相结合的经济,因此也就突破了单纯游牧民族的文化框框。奚人的马,善于在山岭林莽间奔驰,奚人熟练地掌握了培育、驯养这种良马的技术。辽代,相当一部分奚人由逐水草而居展到造屋定居,在奚王避暑庄中还建有亭台。奚车早就享有盛名,其特点是不能任重而利于山行。辽代,奚人造车成为专门手工行业,不仅自用而且供应契丹,连造车技术也传给了契丹,甚至辽朝皇帝也经常乘坐奚车。宋代,奚琴已演变为马尾琴,使用马尾弓,成为擦弦乐器。这种乐器,声音悦耳,音色明亮,广泛流传于民间。它是现在二胡、四胡和京胡的前身。由此判定,奚人喜爱歌舞。奚人不仅骁勇善战,而且还出现一些知识分子和政治家,辽、金朝尤多。这些成就进一步丰富了祖国大家庭的文化遗产。

    第二节鞑靼鞑靼诸部“鞑靼”之名最早见于公元732年突厥文《阙特勤碑》,突厥人把位于其东方的蒙古语族室韦诸部称为“三十姓鞑靼”。

    隋唐时室韦诸部分布在今内蒙古呼伦贝尔盟及其附近地区,主要从事渔猎业。南部的室韦人由于受靺鞨等邻族的影响,也兼营粗放农业和养猪,其特点是“无羊少马”、“多貂”、“多猪”。

    8世纪初,一部分室韦人已西迁。9世纪中叶回鹘汗国崩溃后,室韦人大量西迁或南迁,进入今蒙古国境内和我国内蒙古西部各盟草原。迁到大草原上或草原、森林交界地区的室韦人,改变原来以渔猎为主、兼营粗放农业和养猪等生活方式,成为草原游牧部落或半游牧半狩猎部落。这些室韦人在外迁的过程中,不断吸收大量突厥、回鹘及其他突厥语族人作为自己的部落成员,在语言、习俗、生活、种族成分等方面,经历了相当程度的突厥化过程;进入漠南的室韦人除吸收突厥、回鹘人外,还吸收了不少党项、吐谷浑、沙陀、汉人等作为自己的部落成员;在长期过程中逐渐形成为颇不同于原室韦人的新的室韦系蒙古语族诸部落。此外,一部分原室韦人在数世纪中逐渐西迁到今俄罗斯贝加尔湖附近广大森林地区,与当地居民融合,形成新的室韦系蒙古语族森林狩猎部落。以上这些由原室韦人外迁后形成的新的室韦系蒙古语族诸部落,就是唐末五代辽宋夏金时期的鞑靼诸部。

    鞑靼即新的室韦系蒙古语族诸部落,包括敌烈、乌古、阻卜、梅里急、萌古、斡朗改等部。

    一、敌烈,又译敌烈德、迪烈得、迪列子等名,是由八个分部组成的大部落,分布于今中蒙境内的克鲁伦河中、下游和今中蒙边界的贝尔湖及今内蒙古呼伦湖之间,即金代塔塔儿部的前身,主要从事游牧。

    二、乌古,又译于厥、羽厥、于厥里、乌古里、妪厥律等名。为人数众多的强大部落集团,分布于今克鲁伦河下游、呼伦湖、今中蒙边界的哈拉哈河以及今中俄边界的额尔古纳河的东岸,今内蒙古的根河、海拉尔河等地。主要从事游牧。

    三、阻卜,又译阻■、术不姑等名,为分布于北起今克鲁伦河、今蒙古国土拉河、鄂尔浑河流域,南至今内蒙古阴山一带大草原上的,众多室韦系蒙古语族游牧部落的泛称。所谓“阻卜诸部”,意为“草原游牧民”、“草原游牧部落”,实为蒙古大草原上室韦系蒙古语族游牧民之自称,转而成为契丹人对蒙古大草原上尚无部落专名的室韦系诸游牧部落之泛称2。

    四、萌古,即蒙古,辽时为人数不多的半狩猎、半游牧小部落,分布于今俄、蒙境内的鄂嫩河及贝加尔湖东南面,到辽末金初时逐渐强大起来。五、梅里急,又译密儿纪、蔑儿乞惕,分布于今俄、蒙境内色楞格河的下游一带,为强悍好战的半狩猎、半游牧部落。

    六、斡朗改又译嗢娘改,即拉施特《史集》所载森林兀良合惕诸部,分2《辽史》卷33《营卫志》下。

    布于今贝加尔湖地区,为辽时该地区森林狩猎部落的总称。

    辽时的鞑靼辽初,神册三年,敌烈诸部主动归附辽朝,从此不断向辽廷进贡。

    辽朝为统治乌古、敌烈,在乌古部和敌烈部各置节度使或详稳,由契丹人担任。

    辽初,阿保机征服了分散于大漠南北的阻卜诸部后,尚未建立牢固的统治。保宁三年,西北路招讨使萧图玉奏称:“阻卜今已服化,宜各分部,治以节度使。”辽廷同意他的建议,从此向阻卜各部委派节度使进行管辖,阻卜各部酋长也多由招讨使推荐给辽廷正式任命为节度使1。

    僻处今鄂嫩河及贝加尔湖东南面的萌古部,在辽大康十年向辽廷遣使进贡,其酋长接受了辽廷封授的部族官称号令稳、详稳,成为辽的属部,例如,成吉思汗的五世族祖察剌孩被辽廷封为令稳,四世族祖必勒格被辽廷封为详稳。

    斡朗改,这些活动在今贝加尔湖地区的森林狩猎部落,虽从辽初即已归属辽朝,成为辽的属部,但这些森林部落由于居于僻远地区,并不经常向辽廷遣使进贡,《辽史》仅载三次。

    受辽朝统辖的乌古、敌烈、阻卜等属部每年必须缴纳大量贡赋。例如,阻卜诸部岁贡马2万匹。除每岁常贡外,属部还须服兵役,自备武器马匹,接受征调,随从出征。

    此外,阻卜等属部必须负担各种徭役。圣宗统和年间,在漠北辽军屯驻区,“西北诸部,每当农时,一夫为侦候,一夫治公田,二夫给糺官之役,大率四丁无一室处”1。

    由于辽西北边疆地区都详稳、统军使、招讨使等高级官员以及各部节度使,对待阻卜等属部骄横暴虐、征敛无度,阻卜、敌烈、乌古等部在辽代各个时期不断掀起反抗斗争。

    余大钧:《关于“阻卜”的语源、对音及语义》,《内蒙古大学学报》1982年第1期。1《辽史》卷93《萧图玉传》。

    应历十四年十二月,乌古部起义,辽详稳僧隐与起义军交战,败死。次年正月,辽廷派枢密使雅里斯等统率军队镇压,经过一年半交战,未能摧毁起义军。后辽廷增派萧幹等征讨乌古部起义,又经过半年,萧幹等人到应历十七年正月才讨平乌古后返回。

    开泰二年。三月,辽北院枢密使耶律化哥率军来援,萧图玉又遣人诱降诸部,才将这次起义平定。

    开泰三年九月,敌烈八部起义,邻近诸部皆响应,攻占巨母古城。这次起义延续了半年多,次年四月,才被北院枢密使耶律世良讨平。

    太平六年回鹘,征兵诸部,“阻卜酋长直剌后期,立斩以徇”2,于是阻卜诸部起义,攻杀辽都监涅鲁古、国舅帐太保曷不吕等人。这次起义延续了数年,辽军征讨累年,未能成功。后来改用招抚的办法,阻卜诸部才逐渐归顺辽廷。

    从辽兴宗时起,分散的阻卜诸部逐渐形成了部落联盟。辽廷为招抚阻卜诸部,封阻卜诸部联盟长屯秃古斯为大王;其弟撒葛里为太尉。重熙十四年,屯秃古斯又率领阻卜诸部酋长进贡马匹、骆驼。

    辽道宗时,磨古斯担任阻卜诸部联盟长。大安八年才被斡特剌擒获,押回辽廷处死。磨古斯死后,阻卜、乌古、敌烈等部的起义此起彼伏,不断生,以迄辽末,成为对辽朝的严重威胁。

    金时的鞑靼在辽朝势力衰落时,尤其是辽亡金兴的过程中,形成了若干较强大的鞑靼部落集团,如克烈、塔塔儿、蒙古等等。这些部落集团在12世纪金代时,互相掠夺、争战不休,尚未形成统一的力量。他们大部分对金朝保持某种程度的臣属关系,向金朝纳贡,其领接受金廷的封号。金朝设置西北、西南、东北三路招讨司,管辖各归属部落,收受贡赋,颁赏赐,并统军征讨叛部。

    与辽代相比,金代对漠北地区的统治已大为减弱,由于鞑靼诸部的强大,三路招讨司的治所均设在内地,未能设到漠北,如东北路招讨司治所设在泰州,实际上只能较严格地控制接近内地的各部落如塔塔儿、2《辽史》卷1o4《耶律昭传》。

    汪古等部。

    鞑靼诸部反抗金朝统治、侵扰内地的战争不断生,形成对金朝愈来愈严重的威胁。金朝除采取派遣军队征伐以及利用若干鞑靼部落之间的矛盾,挑动它们互相仇杀以达到分而治之的目的外,在内地与鞑靼诸部分布地区之间开浚界壕、构筑边墙进行防御。早在金熙宗天眷时,东北、西北、西南三路全面动工,构成了东北从今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东乌珠穆沁旗起,向西南延伸,经今阿巴嘎旗、苏尼特左右旗,以迄今乌兰察布盟四王子旗北部,连绵不断的界壕边墙,这也就是著名的“金长城”。但是13世纪初当以成吉思汗为的蒙古游牧贵族崛起于漠北时,历时数十年、耗费巨大人力物力开凿构筑起来的金界壕、边墙,并未能阻挡住蒙古铁骑的进攻。13世纪初,成吉思汗统率的蒙古大军轻而易举地越过边墙南下,驰骋在华北平原上,开始严重地威胁到金朝的存在。

    第三节回鹘

    以甘州回鹘为中心的河西回鹘公元84o年,曾左右中亚和东亚形势近百年的回鹘汗国,在内乱迭起、天灾频仍的情况下,又遭黠戛斯的突袭而溃散,其部族分三支西迁。

    早在7世纪末至8世纪2o年代。五代时吐蕃势衰,回鹘渐强,牙帐设在甘州。

    唐咸通八年,唐昭宗任命张淮深之侄张承奉为节度使,河西内乱始告结束。张承奉建西汉金山国,自号白衣天子,占据瓜、沙等州。当时甘州回鹘扼河西入唐的孔道,又控制河、兰两州,成为金山国的劲敌,双方战争频仍,最后回鹘打败张承奉,两国议和,张承奉尊称回鹘可汗为父。

    张承奉的后嗣到五代后梁贞明年间受后唐册命任节度使领瓜、沙二州事。曹义金继张承奉之后,仍尊称甘州回鹘为“父大王”,目的是希望通过他能同中原后唐相通。所以事实上,这时瓜、沙二州是依附于甘州回鹘的1。

    从五代至北宋,整个河西回鹘的分布,除以甘州为中心外,还有下列各处:一、沙州。上已述及,瓜、沙二州到五代初已依附于甘州回鹘。而曹义1《辽史》卷93《萧惠传》。

    程溯洛:《河西回鹘》,《维吾尔族史料简编》上册,民族出版社1981年版。1《资治通鉴》卷252,唐咸通十三年八月。

    金后人在瓜、沙二州的势力还绵延到北宋景祐、皇祐之间,到辽朝贡方物。

    二、凉州时,凉州回鹘常到北宋贡奉。

    三、贺兰山时,这里的回鹘都督石仁政、么啰王子、邈拏王子越黜、黄水州巡检等四族并居贺兰山下。

    四、秦州,秦州回鹘赵福献马并银缨钹,自此每年到宋朝朝贡。

    五、合罗川,这里的回鹘族第四次太子遣使到北宋贡鍮石,又回鹘等四族领也遣使朝贡。

    六、肃州。这里连同东面的甘州回鹘合称“黄头回鹘”,人数达1万左右,与蒙古族、汉族杂居,从事游牧。他们原信萨满教,后来又信佛教,但没有受到过伊斯兰教的影响。因此,在他们的语言里没有阿拉伯语和波斯语,但却夹杂有一小部分汉族政治和佛教语汇。

    河西回鹘的官制与风俗在官制方面,五代时,甘州回鹘的官号仍用突厥名,如史载后唐庄宗“册仁美为英义可汗”,“仁美卒,其弟狄银嗣立”3。据沙勤)。又如后唐清泰二年,甘州回鹘可汗夜落纥遣左温宰相、何居录越枢密使、翟符守荣等来贡。

    在风俗上,甘州回鹘可汗常楼居,其国相“见可汗,则去帽被而入以为礼。妇人总为髻,高五六寸,以红绢囊之;既嫁,则加毡帽”2。又甘州回鹘的妇女常着青衣如中国道服的样子,用薄青纱罩面而露其脸。

    整个河西回鹘为游牧封建社会,但尚保留有原始氏族社会的残存。如五代时,甘州为整个河西回鹘游牧封建大领主牙帐的所在地。至于合罗川的小部落,每一部落又有分封的小领主,领主有管辖他自己部落——“族帐”的1参见《沙州百姓上回鹘天可汗书》、曹义金《上回鹘众宰相状》,载[法]伯希和《巴黎敦煌经卷》,引自《北平图书馆馆刊》第9卷第6号。高自厚:《甘州回鹘世系表》,《西北史地》1983年第1期。2罗振玉:《瓜沙曹氏年表考证》,载《雪堂丛刊》。

    杨圣敏:《沙州政权与回鹘扩张》,《中央民族学院学报》1985年第2期。1《旧五代史》卷138《回鹘传》。

    法]沙畹著,冯承钧译:《摩尼教流行中国考》,商务印书馆1933年版。权力。其他散居瓜、沙、凉三州间的回鹘也“各立君长,分领族帐”1。在游牧封建社会中,牧民是固定地依附于其世袭的领主个人。

    北宋天圣六年至景祐三年,西夏又亡于蒙古。

    高昌回鹘的形成及政制高昌回鹘,高昌为唐代西州,故亦称西州回鹘2,阿拉伯史家称为“九姓乌古斯”。据《隋书·铁勒传》和《唐会要·结骨国》记载:隋唐时,今新疆哈密,南距吐蕃。境内实行双王制,即高昌回鹘和龟兹回鹘分立。

    高昌回鹘,从9世纪5o年代建立后,历五代、北宋、西辽、元,到14世纪6o年代末、7o年代初,随元朝及察合台汗国之亡而亡。前后存在5oo多年时起,高昌回鹘一直忠于元朝皇室,与蒙古西北诸王笃哇之乱作战,纽林的斤的长子帖木儿补化曾从其父入元朝备宿卫,后拜中书左丞相,和内地的政治生极其1《新五代史》卷74《回鹘传》。

    宋史》卷249《回鹘传》。

    程溯洛:《高昌回鹘王国政治经济文化史略》,《西北史地》1984年第4期。密切的关系。

    在政治制度上,高昌回鹘的最高统治者为“亦都护”;其次为奴隶;第三种为萨里,是佛僧的仆人。如果哪一种农民失去土地,那就被迫去租种地主的土地。

    高昌回鹘的经济、文化与宗教高昌回鹘在吐鲁番盆地定居以后,其展起来的农业、畜牧业以及手工业的生产,都已基本上摆脱了过去在漠北时期以游牧为主的内容,而具有西域的特点。

    在农业生产上,放弃过去在漠北草原上的游牧生活而以经营定居的农业为主,地产五谷,产葡萄酒,在种植白■并织成布方面有长远的传统,梧桐的树脂称为梧桐泪,可做药用及工业上金属的焊剂。在农业上利用水力,引导天山上的雪水以灌田园,造作水祐硙即水磨,便于粮食加工,因地制宜,用骆驼耕田,也有一部分畜牧业。

    在手工业上,丝织品有兜罗、锦、纻丝、熟绫。棉、毛织品有斜褐、白■布、绣文花蕊布。矿物中有著名的硇砂,是一种氯化钠,为制皮革不可缺少的原料。铁制品中,回鹘人已有镔铁即钢,当时回鹘人手工业操作的各种器械,许多得用钢铁才能制成。

    在商业上,从其和内地商业的往来频仍可以看出商业之达。回鹘人多到辽南京,一次运到开封的就达1329段,这也说明当时内地植棉业还很不达。

    高昌人的文化宗教事业也十分达。

    高昌回鹘人在宗教信仰上,先信最早从波斯传来的摩尼教,而后信佛教。所以,在今新疆吐鲁番西的木头沟或吐峪沟的墙壁上或废墟内,已现大量回鹘人的宗教壁画,表现出与波斯文化融合的倾向。高昌回鹘人“乐多琵琶、箜篌”,“好游赏,行者必抱乐器”1。高昌壁画中,经常有天堂中跳舞的画面。塔里木盆地的戏剧表演,在汉代已产生,这由2o世纪在吐鲁番、哈密现的译成回鹘文的《弥勒会见记》抄本的残卷、写本1,以及近代在库车出土的有关当时戏剧演出的场面和文物可以证明。

    19世纪末,法国人伯希和曾在我国敦煌千佛洞现几百个属于元朝初年回鹘文木刻活字。据研究,这些回鹘文木刻活字很可能是元朝初年因在敦煌、1程溯洛:《高昌回鹘亦都护谱系考》,《西北史地》1983年第4期。1《宋史》卷49o《高昌传》。

    吐鲁番一带大量翻译佛典,就参考同时代王祯那一套汉文活字印书的办法,用于畏兀儿地区所留的痕迹2。在唐代,已从内地传去七曜历,有十二地支及生肖,这由我国前西北科学考察团在吐鲁番得到的回鹘文历书残页可以证明。

    在回鹘文书方面,除零星契约及文书外,主要的有回鹘文的《玄奘传》,原译本为1o世纪中别失八里回鹘佛僧详古舍利所译,193o年在新疆出土,现已整理。《金光明经》的基本材料。《乌古斯可汗传说》,这是未经14世纪波斯史家拉施特·丁掺入伊斯兰色彩的、维吾尔族最早有关其自己始祖的民间传说。传说写成的时间大约在1o世纪,地点在天山南路,为一佚名回鹘人的手稿,现收在拉得洛夫氏的《福乐智慧·导言》之中。

    吐鲁番古代各族人民在与疾病作斗争中,早有成熟的医药钓鱼山,“奉命修麴药以疗师疫”3。

    在宗教信仰方面,高昌回鹘人曾先后信奉摩尼教、佛教和景教,所以回鹘文佛典中有些与摩尼教相混合之处,即将佛教诸神披上摩尼教的神名。至于景教,则与摩尼教几乎同时在高昌流行,但只为少数人所信仰。到元朝时,畏兀儿人景教徒在促使伊利汗国中的蒙古人和欧洲基督教国家的国王相互往来中作出了贡献。

    耿世民:《古代维吾尔语佛教原始剧本〈弥勒会见记〉哈密写本研究》,《文史》第12辑,中华书局1981年版。

    程溯洛:《论敦煌、吐鲁番现的蒙古国和元时期回鹘文木刻活字和雕版印刷品与我国印刷术西传的关系》,《中国科学技术明和科学技术人物论集》,三联书店1955年版。喀喇汗王朝,称之为喀喇斡尔朵。这个王朝,国外史学家有的称为阿弗拉西亚勃王朝,有的称为伊利克汗王朝;中国史学家有的称为黑汗王朝,有的称为黑韩王朝;现在史学界通称之为喀喇汗王朝1。

    喀喇汗王朝在七河地区巩固住地位以后,迅把领域扩大到喀什噶尔所记载的传说,喀喇汗王朝创建者的称号为“毗伽阙·卡迪尔汗”。

    喀喇汗王朝的政治体制是阿尔泰语系各民族古老的习惯法“双王制”,即汗国分为两部分,由汗族中最长者任大可汗,次长者任副可汗,分别统治汗国的一部分。汗位的继承,是传长制,不是嫡承制。大可汗称为阿尔斯兰,中迁喀什噶尔,后又迁回怛逻斯。

    喀喇汗王朝是历史上第一个接受伊斯兰教的突厥语民族的王朝。据史料记载,1o世纪前期,驻喀什噶尔的博格拉汗萨图克正式接受伊斯兰教。他的儿子阿尔斯兰汗穆萨·阿布杜·克里木把伊斯兰教定为国教,推行到全境。公元96o年。后来,西部汗国的汗位也转到哈桑支系手中1。

    元史》卷135《月举连赤海牙传》。

    参见魏良弢:《关于喀喇汗王朝的起源及其名称》,《历史研究》1982年第2期。1喀喇汗王朝征服于阗李氏的年代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诸说不一:992年,1oo1年,1oo4年,1oo6年,1oo9年。今采1oo6年说。

    喀喇汗王朝实行分封制,花剌子模沙摩诃末出兵占领萨末鞬,处死西部喀喇汗王朝统治者苏丹奥斯曼,西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